项尘望着这一箭的威力,惊得头皮发麻,他能感觉得到,这一箭的威力,处于什么等级,生在王侯世家,项家高手也是众多,自然不乏先天境界的强者。

    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?一箭能如此远距离射炸花岗岩,绝对是先天境界的高手无异。

    他扭头望去,只见一百多米外,一名男子正张弓搭箭瞄准了他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能躲开我这一箭。”王策对项尘的反应能力也是惊讶。

    随后,他眼神一冷,冷声道:“看你能躲开几箭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三支铁箭搭在弓弦上,黑铁大弓拉成了弯月,弓拉成了满月,弓弦如雷石怒弹射出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三道铁箭刺破空气,发出一阵阵的尖啸音爆之声,速度远远超过音速射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项尘脸色惊变,一手抱着叶柔,整个人不断躲闪奔跑,成蛇形路线逃避,这是躲避利箭和子弹这种攻击最好的逃避路线。

    嘭!嘭!嘭

    躲闪之处不断被射炸出了一个个箭坑,街上行人尖叫,不断向两边的屋子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王家的人,该死,王鹰,别让老子以后再有抓住你的机会,一定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项尘内心怒骂,这追杀的人他不认识,肯定是王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还真有两下子啊,不是传说中说的废物啊。”

    王策脸色冰冷,提弓继续追杀而出,不断射出一道道利箭。

    项尘的速度非常惊人,躲闪方法很诡异,他很难预判对方的奔逃路线,一道道铁箭射出,宛如一发发狙击子弹射来。

    这是,左右另外两条街道,包抄过来四名王家的神藏境界武者拦截在了项尘前方的街道。

    项尘脚步一顿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看你望哪里逃!”

    这四人冷笑,都是神藏境界的武修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叶柔脸色也是微微苍白,道:“柔儿会拖累哥哥,你放下我,哥,你自己逃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胡话,哥哥死也不会丢下你。”

    项尘抱着叶柔,望着对面的四人,眼神凶悍如狼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不给我们兄妹活路,那都去死吧,柔儿,抱紧我,杀!”

    项尘单臂提刀,背起叶柔,主动杀向了这四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四人怒喝,也手持刀剑兵器,杀向了项尘。

    “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一名神藏境界五重的护卫怒喝,一剑刺向了项尘的胸膛,凝聚三尺剑气杀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项尘怒吼,已经有成人大腿粗的手臂挥动大刀怒劈而下。

    当!这一剑之气直接被劈爆,刀力劈在对方的长剑上,长剑当啷一声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劈断,这护卫还没有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项尘这一刀劈来,直接势如破竹斩开了对方半个头颅,红的白的溅开,整个人瞬间惨死。

    左边一股冷冽刀气劈至,另一人一刀左切而来。

    项尘身子一扭躲开,随后另一拳狂暴击出,空气挤压,一股恐怖的拳力拳劲轰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这人惨叫,宛如沙袋一样被一拳轰飞,内脏破碎,胸骨断裂。

    四人的拦截,瞬间被杀出一个缺口,其他两人都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轰

    然而这是,上空一股强大的真气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那王策跳跃在半空追来,手持一柄四尺汉剑,涌动强大的真气劈下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一剑力劈华山,足以劈开一米厚的钢铁!

    项尘转身仰头横刀而挡。

    当

    刀剑相碰,一股强大的先天真气冲击而下,惊人的冲击力不下万斤,压迫得项尘的身躯缓缓弯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吼”项尘咆哮着,额头上青筋暴起,不断抵挡对方这一剑的力量,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一松懈,自己就会被劈杀成两段!

    出现杀人的事情,这条街上的行人们已经逃干净,就剩下了几人,

    而这是,王策一腿踹出,一股强大的腿劲轰在项尘身上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项尘不断后退,口中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力量,难怪能打伤三公子。竟然能抵挡我劈出的一剑。”

    王策望着项尘冰冷道。

    然而,随后他脚步一踏,身子虚晃,化为了一道残影杀来,速度惊人。

    一瞬间晃眼出现在项尘身前,劈出七八剑,全部带有强大剑气。

    项尘不断挥刀抵挡,叮当的刀剑碰撞声不停响动,然而其中一剑劈在项尘胸膛,噗嗤一声,项尘胸膛被劈出了一道口子,血肉外翻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项尘脚步不停后退,胸膛传来火辣辣的钻心刺痛。

    他终究没有武道基础,除了用强大力量碾压,技巧也比不过先天境界这种修行数十年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哼,火蛇剑舞!”

    而这是,王策冷哼一声,一剑刺出,强大的火真气爆发,剑气凝聚成了一道一丈长的火蛇嘶吼扑杀向了项尘,蕴含惊人的穿透力和杀伤力。

    项尘提刀劈挡,然而嘭的一声,刘五的大刀都被这一剑击碎,火蛇剑气爆炸撕裂在了项尘身躯。

    项尘胸膛被炸得血肉模糊又一片焦黑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背后的叶柔望着这一幕只能流眼泪,痛恨自己无能帮助不了项尘。

    “小子,在我面前,你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,乖乖跪下,跟我回王家向三少爷请罪。”

    王策提剑,一步步走来,望着没有兵器了的项尘冷笑道。

    项尘手一抖,断刀射向了王策,不过被对方轻易劈开射在一旁的一根房子木柱上。

    项尘双眸冷冽,宛如一头猎狼盯着王策,这一刻他反而平静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柔儿,若哥哥保护不了你了,愿意和哥哥一起下黄泉吗?”

    项尘低声道,眼眸中已经出现决死之志,至于柔儿,他死了,柔儿的下场会比活着还凄惨。

    这一场场的战斗,杀戮,让昨天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少年,转变成了铁骨铮铮的男人。

    鲜血,战斗,永远都是男人,武者最快成长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,柔儿死也不怕,你生,我共你到白首,你死,我同你赴黄泉!”

    叶柔在项尘背上坚定说道,一双手臂,紧紧抱住了项尘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,若今日不死,他日我必血洗王家,不惜一切代价变强,脚踏这天下,若死,我亦要杀到阎王殿当个鬼雄,是生天是黄泉,来战!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