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门玄教,以符箓、咒语闻名于世。元王朝时期,因弟子张留孙为其祈雨祷病,得元世祖宠信而鼎盛,也因元王朝覆灭而没落。世人仅知于此,却不知其中另有隐情。试想:当年以符箓、咒语为本的教派,岂止玄教一门,可为什么只有玄教能的元王朝赏识呢?

    禁术!

    只是知道这一秘密的外人,欧阳在天早在张留孙之前的几千年就飞升了。以欧阳在天之人,也要有心察访,还需耗时几年,才能得知结果;随着玄教的没落,还会有谁为此操心呢?更何况现在已经更名为:玄宗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懂得这玄宗禁术的,只有李天一人;而知晓这禁术,恐怕也就这眼前的长剑了!

    “不打了!我服了!投降!我投降!主人快停下!”长剑一边不停地来回躲闪行星状纸屑,一边大声惨叫着。

    听到长剑求饶,李天便停止吐纳、释气,没了气禁的支持,那些纸屑便又纷纷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!这是气禁吗?这是气禁吗?”这长剑还真是没心没肺的,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,这会儿却屁跌儿屁跌儿的跑过来,像个撒娇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是不是是了你就认输、俯首称臣,不是就接着再战?”李天看着他来到近前,也不惧他,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,绝对是误会!我已经滴血认主!你就是我的主人,除非你死了,或是飞升,我是不能背叛主人的!”

    其实这一点,李天也是知道的。只是这剑灵说话太气人,李天这才忍不住出手的:“这个我知道,不用你解释!只是你小子说话太狂,太瞧不起人,我才忍不住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这点你不能怨我!我这脾气是跟我以前的主人学的,我一发现你的修为这么低,难免有些轻视,见谅见谅!”    这剑灵看来也挺世故的,不停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就算过去了!还有,你要是觉得跟着我太委屈你,我现在就可以和你解除血印,还你自由!”

    “别啊!天哥,我错了!我真的知道错了!天哥,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我这一回吧!我若再犯,以血印之咒罚我!”这剑灵着实机灵,眼见嫣红叫李天天哥,情急之下,一口一个天哥的叫着,又以血咒起誓。

    听到剑灵起了血咒,李天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李天已然默允,剑灵继续讨好:“天哥,为了我以后出入方便,我度给你些灵力怎么样?”

    想有能力修真的,那个不是人中骄子?谁没有属于自己的那份骄傲!冷静下来的剑灵,怎么说也是几千年的存在,这些道理岂有不知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为了提高我的修为,而消耗你的修为,你觉得这会是我做的事吗?何况这样拔苗助长的行为,短期来看确实是受益良多,可危害却是长远的!”李天神色凝重,略有所思的说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就不用推辞了!这点我还是懂的!咱们只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,又不是天天这么的拔苗助长,哪里会有什么危害?天哥,你不用心有不安!其实祝你结成金丹所耗的灵力对我来说,只是毛毛雨啦!你不要以为我是在说大话!实不相瞒:当年我与我的前任主人,遨游天下,我可是以一己独战战斗系金仙的!”话语间,不免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有谁不想快速提高自己修为的!不然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多:这速成,那速成的,只是李天不想显得太下作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李天便感觉到腹部渐渐开始发热,温度越来越高,热浪一股接着一股的掀起冲击着四周,又被四周的肉壁挡了回来,这种情况无疑使得热浪的冲击力越发强大。热浪在腹里来回激荡,再加上剑灵的灵力不断涌入,热浪更加无处可去,使得整个腹部被强有力的热浪冲击着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感觉,有种河水决堤的感觉,热浪终于冲出一个缺口,一鼓作气向下冲了过去:过会阴,其势势不可挡;又冲过了长强、腰俞、命门,上达项后风府穴,进入脑内,上行巅项,沿前额下行至鼻柱水沟;剑灵继续催动灵力,过重楼,下行至承浆、廉泉、天突,过紫宫、膻中,神阙、气海。

    “终于结束了!”李天暗自心想,便要有心收功,却忽然有感觉到海量的灵力涌入,只能强打精神继续冲关。任督二脉一通,其他经脉也就水到聚成了,再加上剑灵这强有力的后援。没一会儿工夫,全身经脉无一不畅通。就在李天沉浸在这美妙之中时,剑灵有留下充裕的灵力后,才悄然地退出。

    感到全身布满灵力的李天,一点儿一点儿的把它们往丹田里引,此时才发现丹田里,也早已挤着满满的灵力!总不能让这些灵力消耗在经脉里吧?这也太对不住剑灵了!于是,李天只能把灵力,使劲的往丹田里挤,往里挤······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丹田里的灵力发生了变化,原来随着压力的不断增大,气流般的灵力竟然被渐渐地液化了。灵力的液化,无疑就是命修修士,进入练气期的标志。这一现象,立即就被剑灵发现,他不等李天消化完之前的灵力,便又海量的输入。

    有压力才有进步。

    李天刚刚觉得,那种快被灵力撑爆渐渐消失了,突然一股股灵力再次海量涌入,胀痛感随即而来。虽然明知剑灵这样做是为自己好,可心里还是不由得大骂。可再怎么骂也没用,只能咬紧牙关,继续拼尽全力挤压已经液化的灵力。好在李天的元神是不生不死元神,一如佛家的舍利子:“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不然早就耗尽神识而散了。

    挤压、挤压,不断地挤压!突然,李天的内视被”轰“的一下震了出来。吓得不生不死元神也是一颤,稳了稳神,开始一点一点的内视自己的身体,并没法下不妥之处,这才又小心翼翼的进入丹田。此时的丹田,雾气一扫而空,换之而来的是一片虚空,虚空的中心位置,有一刻芝麻大小的圆点。看到这些,李天完全可以相信:以现在的自己,就算到修真界,也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金丹期。

    以前这就是个梦,而且还是命修修为到了金丹期。心里美滋滋的,渐渐退出意识,缓缓站起,看着依旧悬浮在半空中的长剑,什么也没说,对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!

    吓得长剑急忙躲开:“天哥,你这是干什么?是要折煞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的谢谢你!没有你,我今生只能成为一杯黄土,更别说什么金丹期了!一切尽在这一恭里!”李天郑重的说。

    庄子《盗跖》:“人上寿百岁,中寿八十,下寿六十。”就算自己身为修道之人,懂得养生之法,寿命翻倍不过区区二百年;而性修,以心性、神识为本,其修为本本不能延其性命;最终他的不生不死元神,要么借尸还魂,要么如嫣红一般成为孤魂野鬼。命修金丹期,普通的修士寿命也在千岁,这是什么样的概念?

    “天哥!你这就见外了啊!更何况我也不全是为了你啊!就你之前的修为那么低,什么时候才能用我?天天让我太在你身体里?我可不想就这么憋死!”剑灵一脸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!我们既然可以沟通,你总该有个名字吧!你以前的主人怎么称呼你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在对敌之时,经常会发出一种近似于龙啸的声音,所以就被称为‘龙吟剑’,而我上一任的主人,总喜欢叫我剑儿!”

    “剑儿······”李天陷入了一会儿沉思:“要不这样!你我以后兄弟相称,随我姓李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剑儿,姓李!耶!好哎!我有姓了!以后我就叫李剑了!”李剑兴奋的叫着,剑身不断在空中跳动。可想而知,之前的主人虽然十分爱惜他,但确实没想到给他真正的赐名,只是为了相互交谈时的方便,才叫他剑儿的。李天就不同了,他对龙吟剑更多的是尊敬,已经完全没再把他当做是一件武器、一件法宝,而是真真正正的把它看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。也只有这样,才会想到为他取名。这还是其次,最主要的还是现在的主人,把他当人看了!这可了不得!因为世间一切所有异修,皆以修得人形为本。

    几千年的记忆,让李剑知道异修修得人形的重要。异修,异修啊!自己已经有了意识,算是异修吗?······

    等李剑恢复平静之后,才发现李天已经召唤来嫣红,一起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太激动,太激动了!”

    “不就一个名字,至于吗?”嫣红和他之间有大仇,话语间自然夹枪带棒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嫣红,一切都过去了!现在大家都是朋友,不看僧面看佛面,俺们一笑泯恩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?”嫣红鼓着嘴说。其实看到李剑为李天做的一切,她早就不记恨李剑了,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:“天哥,这些以后再说!只是你的这一次闭关,一晃就是十九年,你还是想想怎么回去和自己的老婆解释吧!”

    /88/88020/25028501.html

章节目录